60歲,停不下來的腳步!

透過朋友引介,有機會爭取成為一個國際客戶在台灣的合作伙伴!但由於確實沒有過太多直接面對國際外國人的經驗,加上過程中還牽涉到許多正式的英文書信,因此,在開始接觸前還是希望能找到合適的人手來幫忙。因此,特別透過某人力網站的外包網,公開徵求一位外文能力優秀的可以陪同一起去拜會客戶時,提供面對面或其它線上書信或郵件往來時的協助的伙伴,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竟成了另一段出乎意料外的新的機緣。

雙方第一次見面是在某捷運站出口的一家連鎖咖啡廳,由於雙方素未謀面,因此,進門後,我仍先按自己既有的刻板印象,搜尋著咖啡廳裡所有可能的人選,雖說咖啡廳裡的人不多,但,似乎沒有一個人跟我想像中會出現的人能產生連結。還沒到約定的時間,因此我也並未刻意再找,只是挑了一個易於觀察人群來往的座位坐了下來等候。

我的手機響了,剛好在約定好的時間。我接起了電話,發現坐在我旁邊座位上的一位男士,正撥著電話,望著我。原來,我們都比約定的時間早到了!

對方是一位溫文有禮的紳士,戴著一頂鴨舌帽,雖然無法在第一眼判斷出他的年紀,但年屆60歲左右,應該是我的第一個判斷,而這也是我未能在進門後就把他當作合作的可能人選的原因之一,因為,我被自己的刻板印象騙了,我把他當成一位退休後到咖啡廳享受退休時光的尋常長者了。

很快地,我們達成了合作的關係。只是他所提供的協助,遠遠超過我們設想的情況,這其中包括了他原來就具備外文能力外,更是他三十幾年在產業界的實務經驗,讓我們在跟客戶溝通上,包括會議或書信往來,都有超乎我們預期的投入與協助,並且他也總能適切的掌握好在過程中的應扮演角色與分際,這部分絕非專業能力的範圍,更像是一種人生歷練後的修養。

我們的專案持續進行了半年之久,雖然最終因故未能成功,但這專案卻為我找到一位不可多得合作伙伴。他,60幾歲(後來在一次偶然的機會才知道他的真實年紀,其實在合作過程我們都沒談過這個問題),多年前從職場退休後,便開始積極的接案人生階段,接案的性質主要為中英文專業文書的翻譯與校訂等,而我們的專案性質,雖不同於他原來設定的接案方向,但在瞭解了我們的提案內容後,他認為剛好有機會能將自己過去在外商公司的經驗與專業知識貢獻出來,讓他覺得非常開心,甚至最終,他是以分文未取的方式,為我們的專案提供了長達半年的協助。

我們成了好朋友,也將是長期合作的工作伙伴,在他身上,我看到的是哪份專業、修養與許多人難以望及的積極與主動,唯一感受不到的就是年紀,對他積極參與的人生產生的負面影響。我感受不到他準備停下來的腳步,他還在尋找任何可以讓自己繼續發光發熱的機會!

除了工作,你還有什麼選擇?

現在的社會,還可以從一(工作)而終(退休)嗎?

隨著Line的出現,很多人似乎慢慢的淡忘了有一個及時通訊軟體叫做Skype,所以現在仍出現在自己Skype上的聯繫人,通常也都是交往有相當時日的老朋友了,彼此未必常常聯繫,但卻仍知道彼此的存在,這是個很微妙的感覺!

熟悉的聲音響起,久未問候的老朋友,從遠處傳來探訊的訊息,”在嗎?”,”在!””很久沒聯繫了!”(彼此毫無隔閡的回應著!)

“有機會幫我介紹工作!”,”不是吧!””不是聽說工作的還可以嗎?”

“情況不妙!”,…….. 閱讀全文 除了工作,你還有什麼選擇?

100歲的人生,中年,不過是個開始!

一個高齡化社會的到來,對我們到底會產生哪些衝擊?

隨著《甄環傳》引起的宮鬥劇風潮熱度不減,《延禧攻略》與《延續如懿傳》順勢的將時空由雍正延續到了乾隆,同樣的成了追劇首選,更成功的引起了諸多包括了劇情、演員、演技與服裝等等各種話題,只是相同的都是,女主角都比男主角受到關注,特別是其中的乾隆。正史中的乾隆,應該也是中國歷史上最長壽的皇帝了,也或因如此長壽又多情,才會讓他屢屢成為戲劇中的最佳男主(配)角。

乾隆,享壽89歲(1711~1799),算得上是歷史上少有的高壽,相較於清朝(1616~1912)一般人的平均餘命,約45歲,也足足超過近一倍。而依據行政院主計總處表示,民105年我國女性平均壽命83.4歲,較男性平均壽命76.8歲高6.6歲;而去年全球女性平均壽命為74歲、男性平均壽命70歲。兩相比較之下,不到百年時間(1912~2018),現代一般人的平均餘命,足足增加超過了30歲,皆已近乾隆之壽,哪可預見的未來呢?

閱讀全文 100歲的人生,中年,不過是個開始!

你,不是年輕人,還要創業嗎?

創業的成功機率跟年紀真的有關嗎?

 

前幾天,收到一位朋友寄來得一個消息,這是一份有關創業方面的訊息,一群人有心協助台灣希望創業的人能夠獲得更好的創業環境與支持,因此,他們發起了一個類似顧問諮詢性質的單位,專門提供在創業新創階段的公司,能夠順利的度過創業前期的艱苦階段,雖然他們無法立即提供實質的財務上的支持,但他們的立意與努力,仍值得讚賞!

但再細究了它的簡介之後,可能會讓有些人感到失望,因為它的服務對象有年紀上的限制,加上,他設定在輔導新創公司的CEO,所以,45歲以下的CEO才是它的服務群體!

去年底到今年初,也曾有一兩次的新聞,是有關大陸的小米與阿里巴巴提供高額的創業資金給台灣的年輕人創業,當時也曾引起社會不小的一陣騷動,但畢竟有關人才競奪的戲碼,天天都在全球各地上演,大陸企業如此,台灣甚至其它各國企業也是如此,須知人才的移動,跟企業的逐利而行,本質上相同,雖有正反不同意見,也需平常心看待!

只是,有關”創業”這件事,不管是前面所提到,只提供顧問咨詢服務或具體到提供實質的財務支持,我們多會發現,其主要的支持對象都著重在年輕人或一定年紀以下(45歲,似乎成了最多的上限),當然,或許從投資的角度而言,投資在年輕人身上,如果一旦成功後,其可持續性回收獲利的時間會比較久,就投資報酬率來看,當然比較划算,但是這樣的條件限制,也多次出現在政府提供的許多創業者支持的政策上,就真的令人費解了!?

創業的成功機率跟年紀真的有關嗎?至少,目前尚未見到有太多的理論資料來佐證,而如果真是越年輕越容易創業的話,哪麼撇開企業的投資策略不談,以政府有限資源運用的角度而言,是否應該關注的反而應該是最容易受到忽略與支持的”非年輕人”(或者,我們該稱呼這群人為中熟人群)的這個群體呢?至少,政府在提供政策的條件上,實在不需要特別設有年紀限制的硬性規定才對!

當然,不可否認,中熟人群的人群,因為與年輕人各處於不同的人生階段,他們多數都正好在所謂的”三明治”(上有老、下有小)人生階段,他們需要穩定的財務條件來維持所需的生活品質,承擔不了太多的風險,確實也是這個群體在選擇是否貿然投入創業時,現實上最大的制約,但是,大環境似乎正在悄然改變中,特別是台灣這幾年來得經濟發展情況,加上新產業模式(特別是網路產業)的興起,這群中熟人群可選擇的工作機會數量可能會越來越少,或者,可以從事與自己前半段專業能力或技能相關的工作職缺也會越來越少,同時,也可能會讓中熟人群一旦離開現有工作後,能再回到工作職場的時間也會越拉越久,這種種的改變,可能都在傳達一個訊息,中熟人群的創業環境的需求將會越來越迫切,應該受的關注程度,將不亞於年輕人的創業需求!

前兩天,碰到一個澳洲人,60歲,自己在深圳生活,花了兩年時間,開發了一套ERP軟體產品,自己既是老闆也是員工(他的主要開發人員還在澳洲),跟多數人一樣,在創業之前,他也有過30年的工作經驗,但現在的他,充滿創業的熱情,雖然,他在大陸尚未有任何的客戶,但他仍保持樂觀,言談中,也一再表示,他願意接受任何合作方式,因為,他很享受”工作”的樂趣,這次的創業,讓他為自己的”工作”有了新的定義,年紀在他身上看不到任何影響!

“本文由台商不忽悠授權轉載,原文可見

你,不是年輕人,還要創業嗎?

myjourneywithyou

陳文茜:過了五十五之後,開始練習和死亡對話。開始面對真正的『一無所有』,我學會了對生命更多的寬容。

陳文茜:過了五十五之後,開始練習和死亡對話。開始面對真正的『一無所有』,我學會了對生命更多的寬容。

陳文茜:過了五十五之後,開始練習和死亡對話。開始面對真正的『一無所有』,我學會了對生命更多的寬容。

簡單生活     2017-06-02     檢舉

(給逆境中的你)陳文茜專欄

「謝謝你傷害了我,傷害本來就是人生常態,工作、愛情、親情、朋友。悄悄告訴你,那些因傷害帶來的痛苦,增加了每一個人的見識,讓我們成長。無形中它雕塑了我們的生命刻痕,當有一天我們可以微笑地看著這些刻痕且不覺得它痛時,我們已是不同的人了。」

2009年底,我在某種心境下,寫下了此段文字。它看似超脫,但其實只是做到了「解脫」,我並沒有從一場生活逆境中得到多大的智慧。

⋯⋯

2010年底,一位朋友遭受所謂「不白之冤」;她是台北市的前副市長,在大選之前,同時遭受黨外及黨內高層的鬥爭;後者尤其令她寒心。在此之前,她領著一筆不大不小的公俸,每日睡眠不足五小時,兢兢業業地盡責她的工作。她從高位跌下來了,辭職,而黨內高層及輿論仍未放過她,繼續「追殺」。

她每日夜裡電話中向我哭訴,憤恨不平,足不出戶,關閉自己。於是我請她至我的山中書房,告訴她這裡有幾輩子都讀不完的書與聽不完的音樂,有一張安靜的書桌;我告訴她坐下來,就是寧靜,並勸她:割掉纏緣吧。但她仍無法安靜,心仍不平。

於是我帶著她拜見星雲大師。大師聽完她的泣訴,沒有根據其中事理,多做議論;他教導了我們一門寶貴的功課:「逆境哲學」。

星雲法師幼時家境貧困,母親忍痛含淚把他送進廟裡,盼住持收養這個孩子,讓他可以存活下來。有日住持賞星雲幾顆豆子,對於一生未嚐美味食物的星雲,那是何等的恩賜。孩子跪恩師父,師父告誡:「你雖因貧窮來此,師父盼你此生弘揚佛法。」星雲當場答應了師父。

在揚州的寺廟待了一段時間,師父把年幼的星雲帶至南京交付給一名大和尚,並告訴星雲:「這裡才是你習佛的好地方。」師父才剛走後,大和尚即開始考問星雲:「你為何來此地?」星雲答:「我師父叫我來的。」一陣籐條鞭打,大和尚怒斥:「一個習佛的人沒有自己的歸心,師父叫你來,你就來嗎?」接著大和尚又問了第二回:「你為何來此地?」星雲想了一會兒,改口答:「我自己想來這裡習佛。」大和尚籐鞭地更大力,罵:「出家人,豈可說謊!」大和尚再三問:「你為何來此地?」星雲想第一題答案不對第二題也錯,於是沉口氣回:「我師父叫我來,我自己也想習佛,因此來了此地。」籐鞭垂落數十下,打地星雲痛不欲生,滾落滿地,大和尚斥:「如此幼小,竟如此滑頭!」

當日夜裡滿身是傷的星雲,想不透疼愛他的師父為何把他帶到如地獄般的大和尚這兒;想起媽媽告別時的眼淚,自己也忍不住放聲大哭。

突然之間,大和尚推門進來,星雲嚇地跪地上。大和尚與下午初見面時表情截然不同,滿臉慈祥。帶著傷藥,一方面為星雲塗傷,接著告訴星雲:「孩子,你下午說的,沒有一句話是錯的。」「我教你的這門功課叫逆境。什麼是逆境,就是生命無常;你遇到了困苦、災難、不平、劫殺、死亡…那都是命運;不因為你做對了什麼,就可以逃開;不因為你做錯了什麼,才受到懲罰。」「接受逆境,才能克服命運,克服它帶給你的痛苦。」

星雲大師的教誨,我至今難忘。誰只要能不遲不早地理解逆境哲學,逐漸對生活的冷酷與不幸坦然接受,誰就是「得道之人」。此生他註定不會痛苦於太多事,也不會過度在意太多人。所以遇見逆境不是不幸,相反的它對任何一個人都是非常必要的;一個人在逆境中的體悟,決定了這個人和其他人根本的不同。

沒有誰的人生會一帆風順。成長的過程總會跌跌撞撞,我們可以痛,可以悲傷,可以大哭;但別耽溺悲傷太久。冷靜時候,不妨想想,這道傷痕,能為我留下什麼?

人生一路上我們聽說了很多道理,卻依然過不好這一生。只因我們太執著相信命運公平、也太執著自己得失;我們經常看到「生命無常」四字,卻從未真正體會其中的深奧道理。

人那麽有情,那麽肯定,那麽慷慨,卻又對命運那麽苛求。人的世界,最缺的是豁達;豁達地與命運相處。走過逆境,學習接受,不只是遺忘:就像走出了隧道,別懊惱或者悔恨。記得命運起伏由不得人,時光也不等人,時光很脆弱,它禁不起你來來回回的辜負。當妳遇見黑暗時,請坦然地一步又一步走出來,然後妳會看到光明。如果妳一直停留隧道之中,那麼逆境給妳的黑暗,便沒有休止符。但那不是命運對妳殘酷,而是妳選擇了殘酷;因為是妳,讓自己停留黑暗之中。

逆境有時是人生最曼妙的風景,面對它最好方法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對待逆境妳只能淡定以對;如果這世界上真有奇蹟,那便是你能坦然面對逆境的另一個名字。

一輩子沒有遇見逆境的人,換一種說法,可能不是幸運;「所謂人生勝利組」的人,當他愈到生命盡頭,他會活得愈危險。一個人一生都是順境,他如何接受死亡?接受消逝?接受無我?多半他只能在晚年時,恐懼地活著。

其實所謂幸與不幸多半只是別人眼光和自己心中感受的交會,最終定位了你所謂的幸福位置。那種座標,像是導航系統的GPS,位子不過是一個點,幸或不幸,純粹是當事人的自我定義。從卡夫卡的角度看:我們一生不過是清醒地穿過夢境,每個人只不過是歲月的一個幽靈。如果我們順利的度過逆境,我們可以把幽靈變得更具象、更堅實:它是「虛空」狀態的盔甲,妳走地過,逆境便是妳生命中的禮物。

如果進化史讓我們學到什麽教訓,那就是生命是不會被侷限的。走過逆境的妳,心已是夏天。比春天、秋天、冬天更內斂,更深刻,更洗練,更心存感激。即使孤獨,也不為寂涼所困。樂於讓陽光曝曬,滿足於炎熱的炙烤,學會了看這個世界,一天一天變美。

現在每天早晨,我都再一次提醒自己,生命短暫而美好,沒時間糾結,沒時間計較。每個人每天都可能遇上煩心的事情,但心若不動,風又奈何;妳若不傷,歲月無恙。

此時所謂快樂,絕非名利或身份;就是信手拈來:給蔬菜,一點點眷戀;給窗戶,一點點盼望;給當季的食材,一點點溫柔;給平凡的日子,一點點點綴;給不起眼的陽臺,一點點花樣年華。

生命前方,本來是無盡的衰老,我們筆直地跌落進去,走向死亡,別無選擇。早一點體悟逆境哲學的人,把一切看在眼裡,藏在心裡,將來還能回憶時,尋返當時的記憶,沒有遺憾。

妳以為腳踩的地獄,其實是天堂的倒影;而我唇角的皺紋,其實是智慧的積累。

畢竟人生最終的逆境叫死亡,誰也逃不過。

(轉貼自陳文茜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