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創業不分年齡!60歲才接觸電腦、日本81歲奶奶開發出iPhone遊戲App – Meet 創業小聚

創意創業不分年齡!60歲才接觸電腦、日本81歲奶奶開發出iPhone遊戲App

Date:03 / 03 / 2017

近來台灣有越來越多的討論,要將程式語言課程提早導入校園,讓學生都能了解寫出一款App的基礎概念,而這些科技的知識與能力並不只限於年輕世代,日本有一位名叫若宮正子(Masako Wakamiya)的81歲奶奶最近才剛在App Store上推出一款遊戲App,教使用者如何正確擺放日本傳統女兒節的人偶。

60歲才開始接觸電腦,如何走上寫程式這條路?

若宮正子之前在銀行工作了43年,退休後在家中照顧年邁的母親,發現自己因此減少許多跟朋友社交的機會,所以在60歲時才開始學習如何使用電腦。若宮正子在2014年於東京一場主題為「銀髮族如何活躍於網路世界」的TED演講中回憶,「當時的電腦操作起來並不如現在容易,我花了三個月才將電腦安裝好並連上網,後來加入一個專為銀髮族開設的電腦社團,開始透過網路與世界展開新的連結。」「我當時臉上可是充滿了汗水與淚水啊!」她回憶道。

後來若宮正子發現,市面上缺少適合年長者的遊戲App,「因為我們的手指靈活度沒有那麼好,所以跟年輕人玩遊戲很容易就輸了。」她受訪時表示,當時詢問許多App開發商是否願意做出一款專屬於銀髮族的遊戲App,但都沒有人有興趣,於是她決定捲起袖子自己開發。

我想要創造出一款,會讓年長者對使用智慧型手機有興趣的app。

若宮正子

若宮正子表示,她透過Skype與Facebook Messenger跟住在東京附近的一位年輕人學習Swift程式語言,花了半年的時間就將這款遊戲App開發出來,「我想要創造出一款會讓年長者對使用智慧型手機有興趣的App。」若宮正子充滿活力地說,她因為看見銀髮族對手遊的需求,達成了許多只有她一半年紀的人都做不到的成就。

以日本傳統女兒節為主題,還能訓練玩家手腦反應

若宮正子所設計的App叫做「Hinadan」,是一款以日本傳統女兒節為背景的遊戲。這款遊戲中,玩家要幫人偶娃娃加上裝飾,並擺放在人偶架上的正確位置,放對位置就會發出單音節的「咚」聲響,放錯則會發出較長音的「叭」聲響,完成所有關卡,畫面上便會出現祝賀句子。這款遊戲除了融合長者所熟悉的傳統日本民俗知識,也能同時訓練玩家的手腦反應。

 

 

 

 

 

「你不一定

要成為專業人士。」若宮正子說,「如果你有創造力及一顆不安於現狀的心,你就能創造科技產品。」現在她自詡為科技的傳道者,甚至因為用不慣市面上的電腦教科書,還自己編寫了一本適合銀髮族的教材。若宮正子還在網路上教別人使用電腦,於部落格中分享自己的旅行紀錄,甚至還有一個篇章專門教人如何使用Excel製作藝術作品。

 

Hinadan是若宮正子的第一款App,但絕對不會是最後一款,「我腦中有許多想法,我想再做新的App,但是我寫程式的能力太差了。」她說,「我需要更多時間開發。」在科技改變生活的現在,若宮正子的故事,也讓我們窺見銀髮族跟先進科技走在一起的可能。

資料來源:CNNMashableDailyMail

 

本文授權自《數位時代》,作者:高敬原
原文標題:60歲才接觸電腦、日本81歲奶奶開發出iPhone遊戲App

終身就業社會:日本的銀髮打工族

終身就業社會:日本的銀髮打工族

資料來源:http://www.cup.com.hk/2017/08/25/japan-elderly-part-time-work/

老人家都在家裡蹲?這種概念在日本早就落伍了。現時,65 歲以上的長者當中,平均每 5 位就有 1 位還在工作,比例是德國的 4 倍。他們的工作類型相當廣泛,從零售、製造到護理也有。漸多企業亦以高齡人士為招聘對象,部分甚至明言「60 歲以上、無相關經驗亦可」。「朝日新聞」旗下網媒 AERA dot. 近日撰文探討,當地如何邁向「終生就業社會」。

大阪市一間連鎖快餐店內,有位 66 歲的女服務員,4 年前起在此工作。「員工當中,既有高中生和外國人,也有不少長者,68 至 70 歲的更有 4 位。」她指,在快餐店打工,能按個人需要自由安排時間。「體力跟不上的話,一天只做 4 小時也可,亦有人在這裡賺點錢,另外還有其他工作。我也曾為了照顧雙親而停工 1 個月。」但同事始終多是年青人,彼此合作起來,亦講求溝通能力。她直言:「為了令同事關係良好,盡量做到無分年紀都能搭話閒聊。」

除了飲食業,零售業也因銀髮打工族的增加,暫時紓緩人手不足的問題。連鎖超市 Life 推行「Life Collaboration」計劃,自兩年前積極聘用長者,60 歲以上的無經驗人士也會獲聘。負責人表示:「發了招聘廣告也少見年青人應徵。高齡人士佔全體兼職的兩成。」在人手短缺的鮮魚及熟食部門,他們更份外吃香。另一連鎖超市 Maruetsu 亦於 3 年前起,將兼職的退休年齡延至 70 歲,而六字頭的兼職員工約佔全體的 8%。7-11 及 Lawson 等連鎖便利店,亦舉辦以高齡者為對象的招聘會

壯健的長者持續工作,為社會提供勞動力,解決人手不足問題。 圖片來源:埼玉県庁

除了飲食及零售行業,「等人用」的還有雙職家庭。東京一名 78 歲老婦為幫補家計,透過長者人力資源中心,兩年前起擔任家務助理,上門打掃及接送孩子等。「僱主都很忙碌,所以要謹守時間,提早 10 分鐘前報到。接送孩子還要顧及安全,最令人傷神。」但她直言:「能夠這樣工作是幸福的。即使年過八十,只要身體能動,也會工作下去。」月薪亦從最初的 2 萬日元(約 1,428 港元),增至現時的 5 至 6 萬日元(約 3,500 至 4,200 港元)。業內人士指出,雙職家庭變多,對家務助理的需求上升,令這類高齡兼職更為吃香。

有些長者選擇重投社會,倒純粹是為了興趣。兵庫縣的西村幹生現年 68 歲,他每周抽出一至兩天,在一間招收中小學生的補習社內,教授英語和數學。西村年滿 60 歲時,按規定從公司退休,但想趁身體壯健繼續工作,而他既愛解數學題,亦擅長英語,便不時前往就業中心,留意補習社的空缺。對於一把年紀去求職,西村不覺尷尬。「(中心)既有冷氣,又有電腦可用。」談及現職,他更是樂在其中:「教人雖難,但這正是工作的魅力所在。」

資料來源:http://www.cup.com.hk/2017/08/25/japan-elderly-part-time-work/ 

她54岁“身无分文” 60岁却靠卖“二手货”赚下5亿美元

她54岁“身无分文”,60岁却靠卖“二手货”赚下5亿美元

2017-07-24 07:43:30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两大投资主线

一个人到了54岁时还“身无分文”,是不是该放弃自己的人生?今年已经60岁的美国人朱莉路温赖特给出了一个励志的答案。她正是从54岁开始创业,短短六年时间内,完成了企业营收从0到5亿美元的成绩,完美逆袭变身成功企业家。帮助朱莉路温赖特完成逆袭的是她创办的二手奢侈品牌交易网站TheRealReal。

奢侈品牌的新产品太贵,买个二手的,不仅拿出去有面子,还能节省不少银子。如今在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也在逐步壮大,但仍然面临不少问题。

60岁创业者,靠卖二手奢侈品年入5亿美元

根据《环球人物》杂志的报道,1957年出生的朱莉路温赖特曾被媒体称为互联网行业的“风骚过客”。因为19年前,她参与创建的宠物网站Pets.com风光一时,网站标志一度成为互联网大繁荣的“吉祥物”;短短两年后,互联网泡沫破裂,“吉祥物”又迅速沦落为被嘲笑的靶子。

温赖特一直记得Pets.com倒闭那天的情形:2000年11月8日凌晨4点,几个月来承受了巨大压力的她被丈夫叫醒,告诉她要离婚。几小时后,温赖特开车来到Pets.com总部,遣散100多名员工,关门歇业。

在公司倒闭和离婚的双重打击下,温赖特也曾经一蹶不振。她找了一份与风险投资有关的工作,也收到过一些公司发来的工作邀请,职务都是CEO。但是,温赖特提不起兴趣。

几年后,温赖特意识到,除非动起来,否则她的状态不会有所改变。她萌生了一个念头。她的灵感来源于一位购物狂朋友。有一次,温赖特看到这个朋友从一家高级时装店的货架上买了一件二手衣服。她的朋友说,虽然自己永远不会去二手商店或在eBay上购买昂贵商品,但是很愿意从一位值得信赖的店主手中购买二手奢侈品。

这件事让温赖特受到启发。当年,温赖特正式创建了二手奢侈品寄卖网站TheRealReal。她把自己的家作为办公室,开始招兵买马。

在TheRealReal上寄售的大多是名牌产品,比如说香奈儿、爱马仕、卡地亚、劳力士和梵克雅宝。商品被出售后,寄售人可获得货款的70%。TheRealReal提供免费上门取货、鉴定以及送货服务。

根据腾讯财经的报道,温赖特透露,第一年内,TheRealReal的销售额便达到1000万美元。到目前为止,她已经通过7轮投资从22位投资人手中筹集1.73亿美元风险资本。

2017年,TheRealReal的营收将超过5亿美元。温赖特说,该公司的员工人数为950人。

中国人买走全球1/3的奢侈品

每经小编注意到,和温赖特一样,在中国,也有不少人借助二手奢侈品市场的繁荣实现了财富的增长。

根据麦肯锡今年5月发布的《2017中国奢侈品报告》,2016年有760万户中国家庭购买了奢侈品,超过了马来西亚或荷兰的家庭总数。其中,家庭年均奢侈品消费达7.1万元人民币,是法国或意大利家庭的两倍。总体来看,中国消费者的奢侈品年支出超过5000亿元人民币,相当于贡献了近三分之一的全球市场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香奈儿官微)

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买奢侈品的人越多,有闲置二手和想要买二手的就越多,只要有恰当的平台,这个需求就会爆发出来。

根据中国旧货协会二手奢侈品工作委员会的统计数据,截至2016年年底,全国比较有规模的二手奢侈品门店已经达到2500多家,年交易额超过80亿元,并以年均20%以上的速度在增长。

在淮海晚报的报道中,有二手奢侈品店经营者表示,上海、北京等地的二手奢侈品店“高的一年能赚五六百万”。

二手奢侈品假货泛滥

据财富品质研究院《中国二手奢侈品报告》调研统计显示,目前在消费者手中可以二次流通的奢侈品总量约有3000亿元人民币。尽管国内二手奢侈品市场存在巨大的市场空间,但发展得并不规范。

假货泛滥是影响行业发展的最重要问题。以中国旧货协会二手奢侈品工作委员会鉴定中心鉴定的消费者通过海外代购途径购买的奢侈品为例,约60%都是假货。

据了解,国内目前尚无奢侈品鉴定行业标准,监管也处于真空状态,奢侈品鉴定领域缺乏权威第三方机构,消费者买到假货后“鉴定无门、维权无力”,监管部门执法无依据,让不法商家钻了空子。

北京日报报道表示,大多二手奢侈品店在售卖时,只能口头承诺自家商品是经过鉴定的,但却拿不出任何鉴定证书。即便是拿出来,也往往会有自卖自夸之嫌。有商家表示,可以支持专柜验货,但据了解,包括LV、巴宝莉、古驰等很多品牌并不提供鉴定服务。

在海峡都市报的报道中,有二手奢侈品店的负责人表示,店方回购或别人寄卖的二手奢侈品,都要有两名专业鉴定师同时在场辨别真伪。这些奢侈品鉴定师一般都有十年以上资质,平均年薪在10万元以上,资深的鉴定师年薪可达50万元。目前二手奢侈品市场专业鉴定师奇缺,国内也无权威机构承认奢侈品鉴定师的鉴定效力。

http://finance.jrj.com.cn/2017/07/24074322786481.shtml